风铃那个响呀

咕咕咕咕

#我英乙女#心动时刻 全员向

☆ooc

☆小学生文笔

☆大概是老梗吧[?]

八百万百

体育祭,由于过度消耗,你不自觉地倒在八百万百的肩膀上睡着了。

“哎……这么睡可不行呀……” 你没有看到她脸上泛起的丝丝红晕,和慌慌忙忙用另一只手制造毛毯的别扭动作。

小心翼翼地用毛毯把你整个人都圈起来,看着你酣睡的脸庞开心地笑了。能帮到xx酱真是太好了。


——[总觉得,梦里都是百百的味道呢。]


轰焦冻

冬天已至,你的体质一直偏寒,因此手一直很冷。

走在街道上,少年不经意地牵起你的手,温热的感觉在掌心融开,暖暖的。

“这样,就不会那么冷了吧。”头偏向一边似要掩饰飞起的红晕。没想到,那个人的个性还挺有用的……


——[有焦冻在的冬天都是暖暖的哟]


爆豪胜己

林建合宿初始,土魔兽阻挡了你们去合宿地点的路途。你发动个性,落到一个魔兽肩上,打算一路冲上去来个爆头杀。哪知庞然大物身形一动,猛的将你甩下身去。

闭上眼,并未感到预想的痛楚,有一股硝酸甘油的味道包裹着你似保护盾一般。缓缓睁开眼,你看到爆豪胜己棱角分明的下巴,和环抱着你的左手,不禁老脸一红。“那个……爆豪同学?”

“啧,弱就不要随便乱跑啊。”依旧是不耐地训斥着你。危险的时候躲在我身后就好了啊。


——[咔酱,还是一如既往的执拗啊哈哈]

——[啰嗦死了,炸飞你哦]


#爱丽丝梦游仙境#关于爱情的那些事儿


白兔
“啊,快点快点,约会要迟到了。老是这么慢的话以后会赶不上婚礼的。”
疯帽子
“乌鸦为什么像书桌?这真是个疯狂的问题,就像是我为什么喜欢你一般。”
柴郡猫
“我能为你指路,让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也能将你囚禁在只有我的地方。”
阿布索伦
“生命是个哲学家,他有许许多多有趣的问题,比如爱情”喷出浓浓的烟雾,饶有情致地看着被烟呛哭的你。
“爱情这深奥的话题,你愿意与我一同探寻吗”

#刀剑乱舞#塘间语#加州清光x审神者

审神者最近对美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别人家的婶婶不是清爽的薄荷蓝就是可爱的樱花粉在夏日的阳光下细嫩的指尖上熠熠生辉。更何况连自家的清光都买了新指甲油,作为女孩子的审神者没有理由不把自己打扮一番。
天生在化妆方面有缺陷的审神者秉着熟能生巧的理念,对自己的指甲不胜其烦地进行着一遍又一遍的「摧残」,终于在经历第101次失败后黑着脸掀了桌子。
加州清光拿着出征总结表正要向审神者汇报,开门却正瞧见女孩将排着指甲油的小矮桌掀了个底朝天。
那一刻审神者看着推门而入的加州清光,石化了。
「你什么都没看见。」愣了两秒,审神者迅速地跑向衣柜嘴里还嘟囔着「总之,先找个时光机什么的吧……」
加州清光的内心是复杂的。
就在审神者拉开衣柜门并打算跳进去时,她感到一双强有力的手按上了她的肩膀,不由得一抖。「想要涂指甲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吗」有些无奈又好笑地看着审神者「什么美甲啊,我可什么都没干哦,开始你的报告吧。」在恢复理智后,扶正桌子,以最快的速度将美甲一类用具收进袖子,审神者一本正经地坐在了桌前。
强忍住笑意,加州清光将手中的报告放在桌上开始总结出征的资源收集状况以及受伤情况。
「以上就是这次出征的全部报告。」
「好,辛苦你了。」审神者整理好手中的资料,示意他可以离开了,然而付丧神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沉默片刻,加州清光笑道「我觉得夏天涂指甲油很适合主人你哦,真的不试一下?我可以免费服务呢。」审神者听着又是一惊,被发现了吗……
「既然你这么坚持要求,那么我就满足你吧。」扭捏了半天,审神者把一小瓶指甲油推到了清光面前。「那就拜托你了」
接过审神者递来的手时,加州清光着实汗颜了一把,还未来得及卸掉的指甲油歪歪扭扭得被糊在甲盖上,说是虫爬好像都有些恭维。
「丑到爆了是吧,连指甲油都涂不好还真是没用呢。」撑着头看向窗外,眼帘微垂神光中透出几丝落寞。窗边池塘下两条锦鲤正在游连。
「没有哦,主上选的颜色就很好看嘛,鲜红鲜红的十分可爱哦。」用卸甲巾擦干净审神者的指甲,回过神恰瞧见他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浅笑,让审神者看得呆了过去。
审神者空闲时喜欢在鱼塘边喝盏茶,看自家的两条锦鲤在水中嬉戏,据说这样可以涨涨欧气。
前几天,加州清光出征回到本丸时恰巧看见审神者蹲在池塘边。
「又在看鱼儿吗?」
「嗯,多少看看说不定哪天就把萤丸接回家了呢」撑着下巴,审神者痴痴地笑道。
犹豫了半晌,在保证衣服不会被弄脏的情况下,清光在审神者旁边蹲了下来,笑到「其实吧,这次活动刚好带回了萤丸。」
「哎?真的?」吃惊地看看近侍,审神者站了起来,若不是碍于面子,她真想扑上去亲亲他。
「真的哦,他就在前院。」
「清光,真是一条锦鲤呢,运气爆啊。」望着碧蓝的天空,审神者深深地感叹。回想往昔,虽然没有物吉的幸运加持但清光却总能给她带来惊喜。
「要说锦鲤,我是那一条啊?」望着审神者,清光嬉笑道
「当然是深红的那一条啦。」指指不远处通体深红的锦鲤「因为颜色一样嘛。」
「竟然是主人池子里的一条,那主人可要好好疼爱我呀。」牵起审神者纤细的手,轻轻吻上,挑逗地望着审神者笑了。
意识到自己又跳坑的审神者瞬间从脖子红到了额头,甩开付丧神的手落荒而逃。
也不知道他注意到没有,那池子里另一条锦鲤是鲜红色的呢。
看着少年熟练地将甲油涂在指甲上,审神者暗暗想,这样是不是能凑个对了呢。
这实在不像一个女孩子的手,尽管知道审神者在农村长大,指腹和手掌上粗粗的茧还是让加州清光吃了一惊,抬眼望向审神者,发现对方也正瞧着自己,于是递于一个浅笑。
回过神的审神者,对上加州清光暗红色的眸子,对方炽热的目光如火,让审神者感觉自己的脸又烧了起来,慌忙地偏过头又望向池塘,两条锦鲤怡然靠在一起,用头触碰着彼此。
「完工啦。」加州清光将灯箱从审神者手上拿开,站起身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
审神者举起手,鲜红的指甲在太阳下闪闪发光,游动在池里的鲤鱼此时恰似游动在了审神者的指尖。
「好漂亮」不停的动着手腕,从不同角度观察都是无比的完美,审神者由衷赞叹道「就和清光一样」
「嗯?你在叫我吗?」加州清光走到审神者身边,装作询问的样子。
「没有啊。」
「明明就有听到。」
「说下次还要让你涂啦。」
「哦?这就是说我还被爱着吧。」
「啰嗦啦,大夏天的别抱我。」
今天的本丸仍充盈着欢快的笑声。

二十大师:

摇摇摇摇光:

谢谢。

白鼬与破特:

QAQ特别戳我了,,

巴赫:

  菜鸟如我如今也有100fo了,按规矩应该点梗的但是没有时间了,预备高考结束几百fo几个梗,爱所有fo我的人,也爱所有喜欢drarry的人❤❤

当今社会取个名字都这么难:

灰暗晨曦里歌唱的鸟:

QAQ是我日常心境没错了!感恩

呦呦鹿鸣:

嗯,是我的心境没错了!

林乔夕_长安歌女我独怜:

所以啊。我爱你们哦。

牵三百:

是的 万般心境皆如此

小梅枝上东君信:

在办公室泪奔也是够丢人了(;へ:)
来自一个时隐时现的无良作者
嗯千言万语都是一句话
谢谢你们❤

笙歌慢:

哇这个小人除了脸和我长得不一样其他就是活脱脱的我啊

感谢的话说多少次都不嫌多

所以还是,谢谢大家

谢谢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不老魔女和她们捡回来的孩子1

ooc有
私设如山
人物崩坏有
渣渣文笔
小学生逻辑
避雷注意

药研藤四郎
before
风和日丽的下午,魔女在刚解冻的小溪边采集新一年要用的草药,然而长期被雪封冻的植物好似还在安眠,未显露出一些生机。寻找了半天仍未收获,却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襁褓。
在良久凝视后,魔女走过去一手拎起那裹得严实的婴儿。他睁着紫水晶般的眸子认真地打量了她一番,突然「咯咯咯」地笑起来,伸出小手要扯她的巫师帽。
「……」
哪来的婴儿?放回去谁想要谁要吧。
这天色也不早了怕是会被狼吃了……
啊,好麻烦,带回去吧,好像更麻烦……
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啊,不仅没药收还摊上这么个事儿……
所以有没有人来啊,快把这孩子领走啊?
正在魔女经历弹幕风暴时一阵尖锐的哭声打断了她,手上的婴儿变脸居然比变天还快,泪水如涛涛江河夺眶而出,无奈之下魔女只好抱着他又摇又哄直到他完全睡着她才松下一口气,然而这时太阳已经西沉,林子里响起了孤狼的嚎叫。
「领养就领养啦,麻烦死了!哪个天杀的父母把孩子仍在这里啊!」气急败坏,只好抱着婴儿回到自己的树屋。
after
「喂——魔女!」故作神秘地走到采摘浆果的魔女面前,随意地笑笑,紫水晶般的眸子里露出戏谑地光。「什么啊?」转过头对上青年炽热地目光,脸不由得烧红,原本懒散的神经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你猜啊。」故意挑逗般卖着关子,实则感觉下一秒就会败露。啊……风雅的事装起来还真是麻烦呢
「麻烦死了到底是什么啊!药研你不是不知道我讨厌猜谜——唔!」还没说完嘴却被绵长的吻堵住,青年在亲吻的间隙为魔女别上难得开一次花的蓝色妖姬。
「情人节快乐啊,魔女。」
#药研表示其实是想像魔术师那样把妖姬变出来送给魔女再牵起她的手轻吻,之后在告白的,哪想到中途装不下去了#

#当审神者进入高三200日冲刺
*文渣
*ooc有
*避雷注意
*私设有

——————————————————
晨曦刚从东边的山谷慵懒地爬起,本丸的寂静便被一串稀碎的脚步声打破。审神者急匆匆地奔跑在本丸的长廊上,为准备返校所需的日常用品忙得不亦乐乎。“啊,还差被子,和枕头啊。”盯着天花一路清算着却忘记看了前路,直直撞上正要去叫她起床的烛台切。
“啊,抱歉,忘记看路了。”歉意地笑笑,却没有悔改的意思。“唉,总是事到当头才紧张,慌慌乱乱的样子可不帅气呀。”无奈的叹口气,烛台切不厌其烦地将审神者向来不好好整理的校服领子从衣服里翻出来,又把皱皱巴巴的上衣理理顺“我又不是光忠干嘛要做得那么精细,怪麻烦的。”随手把领子弄得更舒服些,审神者到满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但最起码的仪容仪表……”
“今天的早饭已经做好了吗?”打断付丧神的言辞,审神者顺着食物四溢的飘香跑向了饭厅。
“主啊……真是一直都改不掉呢”看着少女跑远的背影烛台切不由得叹息。
餐桌上还是审神者平日里早晨爱吃的皮蛋瘦肉粥和精致的小菜,今天还额外加上了两个鸡蛋。
“哦!很丰盛嘛!”审神者迫不及待地操起筷子就要大块耳剁时,一席紫衣映入眼帘。“主上,在吃饭之前我是怎么教您的呢?”明明是在微笑却让审神者背后发冷,重新摆好筷子,又双手执起放于拇指与食指间举过笔尖郑重其事地说“我开动了!”而后身体微微前倾,做鞠躬的姿态。礼毕,审神者便迫不及待地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对面前的食物展开了大扫荡。
“唔啊--早餐果然还是要吃光忠做的才行啊!”长长地舒了口气,满足的拍拍填满食物的肚子,想象高大的付丧神为自己准备食物的模样,审神者不禁傻笑起来。“主上啊,”长谷部蹲下身依旧是微笑着,指指碗中的一点剩粥“浪费粮食的话我和烛台切都会困扰的。”青年俊俏的脸在审神者眼中放大,让审神者额侧不自禁的流下滴滴冷汗。“但是已经见底了啊,这么少,就不用了吧,很,很麻烦啊。”少女做着无力的反驳,身子又警惕的往后挪挪。“那让我来亲自喂主上如何?这样就不麻烦了。”说着就要端起碗和勺往审神者嘴边送。
“对不起,我这就吃完它。”在长谷部下手之前,审神者迅速抢过付丧神手中的器物,一口气咽下最后的食物,就差没用舌头去舔碗底了。看着审神者放下手中空空如也的碗,付丧神满意的笑笑,奖励似的摸摸审神者的脑袋“这才是乖孩子,主上。”
吃过早饭的审神者慢悠悠地走在回房间的路上,恰巧碰见正要去练习场的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这两振刀剑。
“即使是切搓也别放水啊,要不然到战场上会很麻烦。”虽然知道这不可能,但还是会漫不经心地提醒一句以防万一。“谁会给他放水啊!”两个付丧神不满地叫到,异口同声。“不过话说主人你就要长期回现世了吧。”有些失落地,红色付丧神不舍地望着她。“嗯,今天下午走,你们可别搞饯别宴什么的麻烦事啊。”以及其认真的眼神看着他们仿佛是在叮嘱眼前的两位付丧神。“主人爱一口一个麻烦的习惯还真是改不掉呢。”安定无奈的摇摇头“主人说不搞就不搞吧。”
“现世那边应该是冬季吧?应该会很冷吧?”有些担心的口吻,红色付丧神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嗯,确实是冬天呢,要不然再让长谷部多带几件吧。”兀自点点头,而同在此时清光摘下了自己的围巾。
“果然主人带红色的围巾很可爱呢。”拿着鲜红的围巾在少女脖颈处比了比,满意的笑笑。“清光的审美出问题了么?明明白色更适合主人啊。”安定不快地推开清光的手将自己雪白的围巾圈在了审神者的脖子上。“你在说谁审美有问题啊笨蛋安定!”红色付丧神一把拽下围巾,顺手一拳打在蓝色付丧神头上,“哈?想动手吗傻子清光?”手搭上刀柄,语气中带了几分挑衅。
“啊,你们冷静啊……”一向怕麻烦的审神者站在他们中间到底不太会应付这样的局面“围巾的话,两种都很好看啊……所以不要为这种事打架啊?”快要僵住的空气弄得审神者十分尴尬。
“嘛,既然主人都这么说了,也没办了呢。”两者收刀入鞘并不是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那么就谢谢你们的好意啦。”为又节省了一笔维修费而暗自庆幸的审神者正伸出准备接受围巾的双手,岂料围巾已从天而降。
带着两条被胡乱缠在脖子上的围巾,半死的审神者无力地瘫倒在了床上。
我迟早要被这群刀折磨死……审神者感觉自己的魂魄从嘴里飞了出来。
“主上,失礼了。”木门被轻轻拉开,审神者应声弹起表示自己本没有做任何有失风度的事情,之后接过长谷部准备的被褥放在行李的一旁,
将之前做好的安排交给青年。“那么,这半年本丸的事物都麻烦你了。”
“谨遵主命。”微微欠身,接过简捷的有些过分的安排表,退出审神者的房间,嘴角勾出漂亮的弧度“这还真是有主上的风格啊。”
将东西都打点齐全,审神者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拍拍自己的脑袋,便向医务室走去。
医务室中,穿着白大褂的少年正坐在软凳上翻看她前天刚从现世带回来的日文版《本草纲目》。“怎么样,我国的医术很高明吧?”站在少年身后,轻笑。“很了不起哦,大将国家的医者们。”认真地点点头,药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那,我之前不是拜托你帮我做关于止痛经的药吗……”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头,果然不想在男人面前说关于“月经”这种东西啊……审神者不禁抱怨,却也无奈承认药研的药确实很有效。“嗯,已经做好了哦。”说着站起身,少年进了配药室。
适时,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冒冒失失地跑了进来“药哥,小老虎受伤了。”少年焦急地寻找医者却知发现了坐在急救床上的审神者,“主,主上大人,失礼了对不起。”少年抱着小老虎不住的给审神者鞠躬表示歉意。“没事哟,所以说不用老是讲求这种麻烦的东西啊。”拍拍少年的肩膀,审神者满不在乎的说,遂而又看想他怀中的老虎,问“小老虎伤到哪里啦?”
“这里。”退将老虎的一条腿抬起,一抹殷红霎时映入审神者的眼,无语地扯扯嘴角,“鹤丸国永你给我出来!欺负短刀有意思吗你!!!”审神者对着室外用响彻本丸的吼声召唤着鹤丸。转而又对退笑笑“这不是伤口别担心。”于是用纱布沾了蒸馏水,给老虎一点一点将其腿部内侧的红颜料擦净。
白色的太刀于是出现在医务室里,“人生嘛,总要有些惊吓啊。”鹤丸微笑着为自己辩解,
“惊吓过度会提前死亡哦??”
“这我可没听说过哦。”白色的付丧神笑笑,“不过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啊,本来还想给你准备一个大惊吓的。”
“这我还真要感谢你没有哦。”脸侧滑下几条黑线,被眼前付丧神耍地团团转的黑历史还是让她记忆犹新。
“大将,你的一年分药。”药研将一包艾草同一包姜糖递给审神者“不管用的话,还是要去医院哦。”
“好好,谢了啊”接过药,惊奇的发现医务室里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好几振来看热闹刀剑。“鹤丸你魅力真大啊。”
“哪里,分明是主你的魅力啊。”无奈的耸耸肩“大家都是来送行的哦,这个惊吓给几分?”
“啧,麻烦死了,所以说都不用了啊。”有些难为情的审神者低下了头,脸上浮起了淡淡的微红“不过,这次策划的还不错啊你们。”
“主人,下次回来帮忙带些油豆腐吧”
“大将下次回来也要一起去买女孩子的衣服哦”
“咔咔咔——主要在现世和贫僧一样好好修炼啊。”
霎时间,小小的医务室被众人挤满,你一言我一句地对审神者说着告别的话。
不知为何,审神者的鼻头有些酸涩了,眼睛也有些肿胀,深吸一口气,喊到“多么绚丽的结束语我不会说,感谢的话也有很多,说起来也很麻烦。总之一句,话等来年六月,我们再一起刀剑乱舞!”